半休眠

老天野我一定在叶叶生日前把现在的脑洞写了。。。

生日快乐
沐秋

祝叶叶生日快乐

👑

无语啊
这些人真的有病吧,现实生活是多失败多不如意啊隔着屏幕人都不做了,这么恶臭
追星和追纸片人不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快乐,让自己变得更好吗?一天搞些5566778899的不知道有啥子意思🙄

(追个星追的星天天被骂,换对cp搞虐就不说了,不时被唯粉日,但这粉圈嘛粉圈本来sjb就多,没想到打开lof一看wuli修伞也被唯粉日了靠🙄无语啊

这是什么绝美爱情,修伞🔒了

又双刷了遍番外,之前看番外注意力全放在他们初遇上了,这次看才发现还有更多好嗑的地方。

原来你们不止一次并肩而战拿到冠军啊,只是不曾在那个舞台上,真是很难想象叶叶第一次拿到冠军时的心情了_(:з」∠)_

叶叶真的很信任苏苏,和苏苏都不沟通就直接残血着去捡装备,因为相信有他在就不会有事。苏苏看叶叶和老韩pk时老韩有bug“下意识地,情不自禁地,条件反射般的”想去帮叶叶,有这种默契在难怪说苏苏是叶叶最好最强的搭档

不得不感叹苏苏真是太可爱了,越看越可爱😭😭以及第一苏吹绝对是叶叶了,原著里吹苏苏荣耀最强不说了,番外沐橙提到苏苏他也立刻夸,简直了

你们真的天生一对,如果你们在另一个世界相遇,如果你没有那么早离开,你们一定一定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叶苏真好啊,我真喜欢叶苏😭

一个简短的有剧透的舞台剧repo






今天真冷啊!!然而我还是一时兴起跑去看舞台剧了,听说里面沐秋会出场😺

少天、包子很可爱,魏老大很圈粉,叶神演员个人觉得比🌶🐓🐏🐏好看得多得多得多了🙈 演得也不错

不过叶叶和苏苏在里面初遇和番外里相差很大了,感觉除了沐秋车祸其他都不是很像,但是互动真的很基情四射很甜了,而且蜜汁觉得你们平时玩游戏这样闹,晚上睡觉躺一张床上肯定也会闹的,搞不好谁就压到谁身上了是吧,到时候再来个对视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对彼此没点什么想法呢?你们真rio啊!!

叶苏真好啊,可惜沐秋走得那么早,唉,不想写虐的了,等我忙完报告和实验就写你们谈恋爱😐剧情什么的先靠边吧🖐

小周和小江是真的甜了,少天来找小周pk,小周打着电话一口一个江,理都不怎么理少天,完全忙着去找小江哈哈哈😂就是这个周似乎比较攻,还公主抱了老王(
包子和林敬言意外的基,居然摸人家屁股,老魏和少天也很有cp感

吴羽策和李轩,简直一个比一个风骚,让我想再去翻遍原著看看李轩了😂
唐昊很a了,可惜没看到里面和孙翔的互动哈哈哈

最喜欢的造型是小事情的,非常好看了。场景布置很不错,特效和打斗有待加强,互动非常有趣,总体能打个7分吧

忍不住想po一下cp21收获的伞修橙签绘哈哈哈

太太们都很可爱

p1师绘太太的修伞(哈哈哈她说她也吃修伞)

p2从求安太太那抽到的橙

p3 最惊喜了!!去排猫树老师的签售,当时人还不多,然后老师就帮忙在典藏15上画了个叶叶
想想老师画的情侣装叶苏,真是幸福得想晕过去啊啊啊啊啊!!!

爱我修伞
伞修橙一家人2333333

(醒醒!你签绘时还记不记得你是黄少天女友粉了😱😱😱)

我爱十二月!
十二月,一个出奇迹的月份😝

【修伞】还能不能靠点谱了(下)


5.

抱着早上天早下凡的想法,苏沐秋没再停留直接回去了,然而当他告知掌案灵君和司命星君他的想法后,他没能下凡,而是又一次被关了禁闭。

苏沐秋靠了一声,躺在床上思考他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不过他还没思考出结果,就迎来了他的父母,同来的还有掌案灵君,司命星君和月老。

掌案灵君听了苏沐秋的想法后大惊,觉得他这番胡乱带回苏沐秋,怕是让苏沐秋动了凡心,搞不好会断送他的修行之路,急忙关了他去找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得知儿子竟然在凡间和战神转世的凡人相互动情,现在回来还想回凡间继续谈恋爱,也是大惊,立刻跟了过来。司命则去找来了月老,五人一起给他做思想工作,让他尘世事尘世了,断了这个念头。

苏沐秋最初还能坚定自己的想法,但在三天里听了月老和司命讲了三百个对战神动情的神/仙/魔/凡人的单相思故事和三百个曾在凡间有过情缘回到天上却完全不合的神/仙故事后,他到底还是被说服了。

尘世事尘世了,他和战神的缘分开始在凡间,也该结束在凡间。回到天上,战神对他而言,应该是他要打败的对象才对。听他说出这番话后,苏沐秋的父母很欣慰,又趁机告诉他战神之所以是法术第一人,不仅是因为法术高明,更是因为他的心性,从前不告诉他这些,是怕打消他学法术的热情。他的父母告诉他,即便他现在法术上即便抵得上战神,心性上却差了太远,真正打起来,是不可能赢得了他的。

苏沐秋想起凡间他气得想施法时,是叶修的动作让他停了下来,想起他看着苏沐橙泪流满面想进她梦里安慰她,却发现她根本不需要,深以为然。

在心性上,他还不如自己的妹妹呢。

 

“那要怎么修炼心性呢?”苏沐秋听后问道。

“这个嘛……心性的提高讲求对人生七苦的悟,悟得多了,悟得彻了,心性自然也就高了。”司命说。

“要悟这人生七苦,除了看书,就是下凡了。少君刚从凡间回来,正好可以参悟一番,切莫把尘世事和天上事混为一体啊。”掌案灵君劝告道。

苏沐秋点点头,但他想了想,觉得当下要把战神和叶修分清,着实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他向父母提出想回合虚继续修炼不想在战神身边当仙童了,他的父母也正有此意,让他现在直接和他们回合虚闭关修炼,战神那边等他归位后,他们去找他。

月老闻言却皱起了眉,他建议苏沐秋在回合虚前再下凡一次,战神求的是圆满,这个圆满虽和苏沐秋是否和他在一起无关,却和苏沐秋走得突然,他没能告诉苏沐秋自己的感情有关。苏沐秋最好下凡入梦一次,在梦中告诉他自己未曾喜欢他,补了这个遗憾,也印了这圆满二字。他的父母听后,告诉苏沐秋这正是修炼心性的好机会,也建议他去。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看向月老,“我能告诉他我喜欢他吗?”

“这个……”月老摸了摸胡子,“怕是不好,他若知晓你也是喜欢他的,你们本能在一起却没在一起,到底有失于圆满二字。”

苏沐秋想起上次下凡看到的场景,不死心,“他真是个无情的神?”

“我接管这个职位也有近万年了,这万年来我还真没看到他对谁动情过。”月老说。

“好吧。”

 

司命看了命簿,发现苏沐秋现在下去正好,凡间的战神正好拿下荣耀联盟第十赛季总决赛冠军,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之后他就要退役回家,游戏的圆满暂时告一段落了。在这个改变的时间点,正适合苏沐秋下去。而且他马上要睡觉了,他下去可以直接进他梦里。

苏沐秋准备了一下,再次下凡了。

 

 

6.

颁奖仪式结束后,叶修没有出席记者招待会。不参加不仅是因为他累了,更是因为他终于下定决心要退役了,他的游戏生涯是时候告一段落了。他的确热爱荣耀,热爱冠军,但自十五岁那年离家出走后,他就几乎没和家人呆在一起过,现在是时候回家了,承担起身上另一份责任了。

从头再来,又拿下一个冠军,这样的收尾他很满意,况且他这次用的账号卡是君莫笑,他还用君莫笑创下了37连胜,以这样的方式来纪念那家伙,自己的游戏生涯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去,他转过弯,脚步却顿住了。

他前面有个人。

但他并不是因为那里有人而顿住的,只是一个人的话,就算是粉丝,也不至于让他应付不了。他顿住,是因为他觉得那个人是一个不可能遇见的人。

那个人怎么这么像苏沐秋呢?

叶修眨了下眼,怀疑是自己的幻觉。然而他眨完眼后,苏沐秋还在那里,甚至看到他不动,还主动向他走近了。他不敢再眨眼,睁着眼睛,怕他再次眨眼后,那人就不见了。苏沐秋离他越来越近,最后站在他面前,一掌拍在他肩上,噗嗤一声笑起来,“叶修你干嘛呢?怎么这副表情?”

感受到自己肩上传来的重量,叶修深吸一口气,看向眼前的人,表情有些难以置信。他艰难开口道,“苏沐秋?”

苏沐秋愣了一下,点点头,“对啊,”见叶修还僵在原地没动作,他疑惑道,“你不记得我了?”

靠!不是吧!明明三天……年前还不是这样的!难道他又被天上那帮仙骗了?

叶修回过神,笑了起来,“没有,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

“哦……”不是不认识他了就好,苏沐秋也笑起来,“这不看你拿冠军了,来恭喜你啊。叶修,你这家伙不错啊,没看出来,没了我还能拿四个冠军。”

叶修闻言愣了愣,“你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啊!”苏沐秋说。

叶修沉默了会儿,“这些年你去哪了?”

我去哪了?

我在天上被关着了!还是因为喜欢你!可这不能说啊!

苏沐秋想了想,考虑到要配合之前说的那句“我当然知道!”,决定装作自己一直以游魂的形式呆在人间,“没去哪,就在你和沐橙身边陪着,只是你们看不到我。”

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叶修心里五味陈杂,一时有些说不出话。苏沐秋见他不说话,以为他不信,补充道,“真的,你被嘉世赶出来那晚,我还看到你用君莫笑做新手任务查攻略了!”

叶修失笑,没想到这家伙把这事记得这么清楚,“哦,那怎么今天见得到了?”

苏沐秋不假思索,“看你拿冠军了,来恭喜你啊!而且你不是要退役回家了吗?以后见你不方便,今天看着有机会,就来了。”

“一起走走吗?”

“好啊。”

 

他们一起从通道向外面走去,一路无话。

苏沐秋在思考他要怎么自然地违心说出自己不喜欢叶修,他发现自己这趟下凡其实比上次还要仓促,上次他好歹还知道叶修的经历,这次他除了叶修用他的君莫笑重新拿了冠军,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现在已经进了叶修的梦,还不能像上次那样直接遛了。而且他刚刚偏偏还和叶修说什么自己一直在他身边,又不能问他,真是令仙头疼。

叶修是因为受到的冲击太大,他从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苏沐秋。苏沐秋刚出事那会儿,他曾设想过很多再次见到苏沐秋时要说的话,要做的事。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没了这些念头,所以当苏沐秋真的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反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就连他曾想过的如果能再次见到苏沐秋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喜欢他这件事,此刻他也有些不确定了。

既然人死了有灵魂都是真的了,那会投胎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苏沐秋之前说走后一直没离开,这些年也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应该是因为牵挂他们放不下他们。如果他现在告诉他,他是不是会继续牵挂下去,继续留在这里?

那还不如早日放下转世投胎好。

 

他转头看向苏沐秋,苏沐秋没察觉到他的目光,仍自顾自向前走着。两人走到外面的街上,街道意外的空旷安静,昏黄的灯光下,只有他和苏沐秋的身影。他不想和苏沐秋在一起这么安静,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一阵烦躁,下意识想来一根烟。于是他把手伸进口袋,碰到烟的那一刻,他的动作却顿住了。

 

刚刚比赛结束他想来一根烟时,口袋里分明是没有烟的。

这里刚刚举办了荣耀的总决赛,街上不应该这么安静。

而且……他看向苏沐秋。

他今年已经27岁了,苏沐秋却还是18岁的样子,如果苏沐秋是灵魂,又怎么可能压在他肩膀上有重量?他退役的事没告诉过别人,苏沐秋却知道。苏沐秋还没去找沐橙,明明沐橙也在这里。

他哪里是在现实中遇到苏沐秋的灵魂了,他这分明是在做梦。既然如此,他在压抑什么呢?

 

“沐秋。”叶修停下脚步。

苏沐秋闻言停了下来,见身侧没人,转身去看叶修。他刚转过身,就见叶修把烟一扔,一把抱住了他。苏沐秋瞪大眼,看着叶修有些懵,不仅如此,他发现叶修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最后更是吻上了他的唇。他想让叶修放开他,然而刚开口,叶修的舌头就侵入进来,在他的口腔里四处扫荡,搅得他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忘了,后来他更是舌头主动和叶修纠缠起来。察觉到他的回应,叶修更激动了,然而他们到底是第一次亲吻,苏沐秋在尝试把舌头伸进叶修口腔的过程中,牙齿磕到了叶修的,他被磕得有点疼,忍不住哼了一声。叶修注意到后放开了他,用额头贴着他的头。看着苏沐秋皱着鼻子,他笑起来。

苏沐秋不禁瞪了他一眼,瞪完后却回过了神。

 

他这是在干嘛?

他下凡不是来告诉叶修自己不喜欢他吗?怎么和叶修亲起来了?靠!

 

苏沐秋一看自己还和叶修如此亲昵的抱在一起,更窘了,急忙一把推开叶修。看着叶修被他推开后笑得更欢,他有些恼,“叶修,你怎么亲我啊?”

“喜欢你啊。”叶修说。

听了这句话,苏沐秋发现自己不争气的脸红了。

 

叶修说他喜欢他!叶修刚刚和他表白了!

不对,不对,苏沐秋,你现在是个仙,你是来完成任务的!

 

苏沐秋在心中默念了几遍爱别离,表情严肃地看向叶修,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我这次来你梦里是有事告诉你,你还记得我走前不久,咱们呆的网吧前台新来的妹子吗?”

叶修想了想,从久远的记忆中挖出了这个人,“记得,怎么了?”

苏沐秋微微低下头,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喜欢她,这些年里,我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放不下她。看在往日的情谊上,你帮我跟她说一声呗。”

他说完后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叶修会是什么反应,没想到叶修语气平静,淡淡道,“你不喜欢她,你喜欢我。”

苏沐秋抬起头,“靠!谁喜欢你了?我喜欢她!”

“苏沐秋,我说你喜欢我你就喜欢我。”这是他的梦,当然是他决定的。

这是什么歪理?苏沐秋怒了,“叶修!十天……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还想问你,你都亲我了还说喜欢别人,你怎么又骗人?”

妈蛋啊,叶修不要脸的程度绝对是和年龄一起增长的,明明是他先亲他的!“我哪里骗人了?”

叶修点燃烟,抽了一口,“你骗我的还少吗?你想想你当初都和我说了什么?一起进联盟拿冠军,要超过我,等赚钱了买空调买双人床,一起玩荣耀玩到倒闭,结果呢?出趟门就不回来了,连梦都梦不到。这都快十年了,终于梦到你一次,你还敢说你喜欢别人?”

苏沐秋听得心中酸涩,可他仔细一想,发现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叶修这家伙下凡还要隐藏身份惹的祸,他还因此被关了六天禁闭!于是他脱口而出,“我去,你以为我愿意啊!我这几天被念得头都大了!还不是……”好在他的理智回来了,及时止住了后面的话语。

 

苏沐秋你要记住你现在是个仙!你这次下凡是带着任务的!不能被叶修牵着鼻子走!

 

“还不是什么?”叶修问道。

“没什么,”苏沐秋摆摆手,深吸一口气,摆出仙的架子,和叶修讲大道理,“叶修,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没那么喜欢我,你对我念念不忘,不过因为我死了。这世间最叫人难以忘却的就是求不得的东西,你我之间就是如此。何况你喜欢我,我却死了,我于你,既是求不得,又是爱别离,须知人间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生老病死,无可避免,这爱别离和求不得,却是主观意志可以消除了,你大可不必因为喜欢我受这些苦难。爱别离苦从爱而生,……”

 

啧,真有意思,他梦里的苏沐秋还会讲这些,叶修觉得有点新奇,听了下去,听到后面却忍不住打断了苏沐秋,“不是苦难。”

“啊?”苏沐秋正在努力背着经书的内容,被叶修这么一打断,瞬间忘了背到哪了,也不记得自己之前说了什么。

“不是苦难,喜欢你,一直很开心。”叶修说。

苏沐秋彻底把要背的经书忘了,呆在了原地,嘴巴还维持着o型,叶修见状笑着再次吻上了他。

这次苏沐秋反应倒是比之前快了,不是因为他的心性提高了,而是因为叶修这次更过分了。

 

叶修亲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摸他屁股!

妈蛋啊!他可是个仙啊!

 

苏沐秋推开他,向后退了一步,轻咳了几声,正色道,“可苏沐秋已经死了,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喜欢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修看着和他一本正经表情截然不同的泛红耳尖,只想笑,“沐秋,刚刚是你说的,这些年你一直在我身边,只是我看不到你。既然你一直都在,我喜欢你,当然有意义。”

 苏沐秋无视叶修的话语,尽力维持着仙的样子,故作高深道,“可你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苏沐秋在你身边,你们也不能在一起的。”

“沐秋,不是你们是我们,这是我的梦,我说我们在一起就是在一起。”叶修说着搂过他,还捏了把他的脸,“你这家伙,怎么在我梦里还和我对着干?”

在他梦里?叶修根本没把梦里的他当真正的苏沐秋吧?

“叶修,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你梦里的苏沐秋?”

“难道不是吗?”叶修反问他。

果然,叶修肯定以为他是他脑子里想出来的,“虽然我在你梦里,但我真是苏沐秋!”苏沐秋解释道。

叶修哦了一声,,“我知道你是苏沐秋。”

“不是,我真的是苏沐秋,被车撞死的苏沐秋!”苏沐秋欲哭无泪,他总算懂叶修上次告诉陈果他是叶修陈果不信的心情了!

“我知道你死了,我现在在做梦,”叶修自嘲一笑,“不然也不会这样对你。”

苏沐秋突然说不出话了。

 

看来他的任务又要失败了。

他没能修炼心性,也没能帮叶修圆满。

叶修到底是战神的转世,和他相比,自己的心性还差了太多。他还喜欢叶修,面对叶修,他总会不自觉变回凡人状态的苏沐秋。说出这种话的叶修,更是让他无法无动于衷,继续以仙的身份讲大道理。此时此刻,他只想对叶修说,“其实我也喜欢你。”而他也确实没忍住说出口了。

叶修愣了一下,笑起来,“这就对了,口是心非有意思吗?”

 

看着叶修的笑容,苏沐秋突然觉得月老也是个不靠谱的仙。

叶修的圆满,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以为自己未曾喜欢他呢?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

何况……

“你说喜欢我,一直很开心?”苏沐秋问道。

叶修点点头,“是啊,一直很开心。”

苏沐秋跟着点了点头,抱住叶修拍了拍他的肩,“那你继续喜欢好了,直到觉得不开心。”

喜欢他能让他开心,这也是圆满吧?

“要是一直开心怎么办?”叶修回抱住他。

“那就一直喜欢啊。”

最好回天上也喜欢。

苏沐秋在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

“好啊。”

 

叶修答应后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苏沐秋抱得更紧,苏沐秋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安静得又让他想起了那天。

叶修忍不住叫他的名字,“苏沐秋。”

苏沐秋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要走了?”

苏沐秋抬头看向他,“你要醒了吗?”

“我不醒你就不走?”也是了,这是他的梦,他不醒,苏沐秋自然就会在。

“那也不行,你总不能一直不醒吧。”那他回去肯定又要被关禁闭了!

“我们做点别的?”叶修说完放开了他,牵着他的手向前走去。

“好啊,我们打荣耀吧!”苏沐秋说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别放水!认真打!”真正说起来,他也就十天没碰游戏,还没到手生的地步,他很想看看十年前的自己对上十年后的叶修会是什么样的。

“你没卡吧?”叶修说。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切,你都知道你在做梦了,你想有卡,不就有卡了吗?”

“能这样?”叶修怀疑地看着他。

“当然能!”苏沐秋指着前方,“你看,我一说打荣耀,前面就有网吧了。”

“那不是我想谁赢就谁赢,还不如做点别的。”叶修说。

苏沐秋刚想问他你想做什么,就看到前面的网吧变成了酒店,而叶修看着他,眼神意味深长。

苏沐秋急忙甩开手向旁边跳了一步,指着叶修,涨红了脸,“叶修,你!你!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什么?叶修内心深处居然想对他做这种事!说好的无情无欲呢!他听的那三百个故事全是编来骗他的吧?

“逗你呢。”叶修笑着抓回他的手,苏沐秋本来想躲,一看酒店变回了网吧,还是兴欣网吧,也就任由叶修拉着了。“走吧,一起去网吧打荣耀,你想用哪张卡?”

“君莫笑!”苏沐秋毫不犹豫,“不对,那我肯定赢不了你。沐雨橙风吧,你用君莫笑和我打几局,等我赢了你,再试试君莫笑。”

“那你试不了了,”叶修笑,“沐秋,哥可是用君莫笑单挑连胜了37场,你觉得你能赢我?”

苏沐秋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我就问一句,这卡谁的?这卡是谁的?”用他的卡还在那嘚瑟,岂有此理!

叶修看着苏沐秋一脸鄙视的表情,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头,“啧,你的你的,走吧。”

                                                                                

然而一晚上过去了,鉴于苏沐秋坚持不让叶修放水,他真的一局都没赢过。叶修到底比他多玩了十年,荣耀在这十年间也变了很多,不是他能比的。

“靠!”眼见终于胜利在望,却又一次被落花掌击飞连招清零,苏沐秋用力靠上椅背,力度之大,连椅子都后退了半步,与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又赢了,还来吗?”叶修笑着看向他。

苏沐秋很想说来啊,然而……他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门口,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他只能摇摇头,“不来了。”

看到他的动作,叶修的笑容僵了一下,“你要走了?”

“恩。”苏沐秋坦然,虽然他也想继续玩下去,也想再去神之领域看看,可叶修要醒了,他再呆下去回去又要被关禁闭了!

叶修收起笑容,起身走到他面前,站定,“以后还会见面吗?”

苏沐秋点点头,“当然啊,只要你愿意。”不问世事的是你又不是我!你愿意我们当然能见面!

“下次继续?”叶修问。

苏沐秋点点头,“行啊!总有一天我会赢你的!”荣耀比不了还有法术能比!

“苏沐秋。”叶修突然再次叫他。

“恩?”苏沐秋看向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不出所料,叶修飞快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只是这个吻太快,他甚至还没回过神,就已经分开了。

“再见。”叶修笑着说。

“哦,再见。”

叶修站在原地,等着苏沐秋离开,没想到苏沐秋突然学着他刚刚的样子,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还调皮地在他下唇上咬了一口,等他回过神时,苏沐秋已经和他分开了。分开后苏沐秋立刻转身向前跳了几步,等跳到他碰不到的距离,才重新转身看向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活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叶修看着他泛红的耳尖,只想过去拉住他,再吻一次,然而他才刚刚向前踏了一步,苏沐秋就摇起了头。

“别过来了,我走了,说好了不能反悔啊!”叶修本想问他他们说好了什么,可他发现自己突然动不了了,他只能静静看着苏沐秋对他挥手,转身向门外走去,看着他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

苏沐秋消失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重新能动了,他立刻向门口跑去,然而外面的街道却空无一人,更别提苏沐秋的身影。他想起刚刚一直想什么有什么,开始试着想苏沐秋,然而直到他醒过来,苏沐秋也再没出现过。

 

“沐秋……”叶修睁开眼,看向四周,他自然不在场馆外面的街道上,也不在H市的兴欣网吧,他正躺在S市酒店的床上,甚至在他睁眼的那一刻,他就听到了和他同房间的魏琛的鼾声。

叶修看着天花板想着刚刚的梦发起了呆,过了这么久,他终于梦见了苏沐秋。

这家伙果然永远停在了十八岁,十年,他和沐橙都变了,他却还和以前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

他想起梦里苏沐秋磕到牙齿后皱起的鼻子,被他告白后因为吃惊而合不拢的嘴,和他接吻后想强装镇定却泛红的耳尖,以为他要带他去酒店时涨红的脸,玩荣耀输给他时不服气的叫嚷声,偷吻他后的得意笑容,忍不住笑起来。

如果苏沐秋不是十八岁的样子,他大概也见不到这样的他了。

只是他真不记得他在梦里和苏沐秋说了什么,苏沐秋走前最后一句话似乎是“说好了不能反悔啊!”

他和他说好了什么?

难道是只要他觉得喜欢他开心就继续喜欢他?

那可能真要喜欢一辈子了,昨天的梦,能让他开心很久。

 

凡间的一夜在天上不过是转瞬之间,苏沐秋回去时,司命、掌案、月老和他父母也都还在,见他回来,司命立刻上前问他情况如何。

“我下凡的目的是为了让他圆满对吧?”苏沐秋问道。

“是的,为的就是圆满。”掌案说。

苏沐秋点头,“完成了,他现在很圆满。”

就是方式有点不同,不过既然要的只是圆满,他的方式也能圆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而且叶修还答应回来和他继续了,他的法术第一人有希望了,他真是太机智了!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回合虚好好修炼心性,参悟爱别离,断了叶修和他的情。

不对,叶修对他又亲又摸,还想带他去酒店,这还是个无情无欲的神吗?他是不是应该让月老再看看?月老会不会搞错了?要是这样,他也不用参什么爱别离了,直接等他回来就好。

于是苏沐秋去问了月老,让他再看看,没想到这一问,他又要下去了。

不过这次他不再是找叶修,而是要找他的妹妹苏沐橙。为了避免再次被关禁闭,苏沐秋问月老时并没有明说要看他和叶修的,只说是下凡时发现叶修似乎有喜欢的人,让他看看是否会有影响。月老一看果真如此,他让苏沐秋先去一旁等等,说要和他父母、司命、掌案商量一下。苏沐秋虽然想留下,或者悄悄在一旁偷听,然而他被不玄缠住了,并没有如愿。

而月老之所以要让苏沐秋到一边去,是因为他发现了叶修喜欢的人是苏沐秋,然而战神的姻缘却没动静,他以为苏沐秋不知道叶修还喜欢他,怕苏沐秋知道后动摇心性。几人商量后,决定让苏沐秋下凡入苏沐橙的梦,告诉苏沐橙他的身份,苏沐橙知道后自会告诉叶修,叶修知道苏沐秋是因为谈恋爱才死的,却不知道对象是他,这份爱恋就会淡去了。

不过他们告诉苏沐秋时却不是说的这些,苏沐秋回合虚要闭关修炼半年,苏沐橙回来后是没法立刻见到他的。他的父母以此为由,让他下凡和苏沐橙说一声,让苏沐秋告诉她自己的身份和为什么先离开,以免沐橙回来心生间隙。苏沐秋没有怀疑这套说辞,虽然他觉得沐橙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和他有间隙的,不过想想沐橙在凡间吃了那么多苦,回来后他还不能立刻陪她,他自然是乐意的。

“叶……战神那边呢?”苏沐秋想起他最初问月老的目的。

“和原来一样,等你回合虚闭关时好好参悟吧。”

这样吗?

苏沐秋有些失望,不过想到参悟爱别离,可以提高心性打败叶修,他又稍微高兴了些。他的父母打算明天回合虚,所以这件事最好能在今天结束,于是苏沐秋很快又下凡了。

 

7.

司命这次选的时间是世邀赛结束中国队获胜的夜晚。

进入梦境后,苏沐秋原本打算和上进入叶修梦境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后,恭喜他们夺冠,然后告诉她自己的事。然而苏沐橙一看到他,就冲过来抱住他哭了起来,哭得他又是无奈又是心酸,只好不停拍着沐橙的背哄她,等她重新平静下来后,才和她讲起了他其实是个仙以及他出车祸其实是出了意外要提前回天上的事。

苏沐橙听后睁大眼睛看着他,表情有些迷茫,眼睫上还挂着泪水,“所以哥哥一直都是我哥哥吗?”

“恩。”苏沐秋抹去她的泪水,重重点头,“一直都是。”

“好啊!”苏沐橙笑起来,“我还担心哥哥早早投胎,我们下辈子遇不到了。”

“不会的,你就安心在这呆着好好过,我会在天上等你的。”

“好!”

 

第二天苏沐橙醒来想起这个梦,吃早饭时告诉了叶修。

“叶修,你说你上次梦到哥哥,哥哥还和以前一样?”选好早餐后,苏沐橙在叶修旁边坐下问道。

叶修点点头,有些意外,“恩,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因为我昨天也梦到哥哥了!不过这个梦很不科学,哥哥说他是个仙,出车祸是因为天上有事情需要他回去,他还说我一直是他妹妹,他会在天上等我的。叶修,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吗?”苏沐橙说。

叶修拿餐具的动作顿了一下,“你说苏沐秋说自己是个仙?”

“是啊,”苏沐橙点头,“他上次对你说过吗?”

“没有,”叶修摇头,表情有些哭笑不得,“苏沐秋这家伙搞什么啊?越来越不靠谱了。上次他说什么喜欢网吧前台小妹,这些年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让我帮他带个信也就罢了,这次直接说自己是个仙,啧啧。”

“哈哈,反正是做梦嘛,梦没逻辑很正常啊。”苏沐橙笑着说,“只要能梦见他就很好了!”

“恩,能梦见他就很好了。”

 

“说不定他真是个仙。”王杰希突然插了进来。

“诶?”苏沐橙惊讶地看向他。

“你们刚刚说的苏沐秋,长得怎么样?”王杰希问道。

“呵,大眼,你看看沐橙,这不明摆着吗?当然长得好看啊。”
“是不是人也聪明?”

“恩!”苏沐橙点头,“哥哥荣耀玩得特别好!”

 “他在那会儿实力和我差不多吧,在银武上也特别有天赋,千机伞和却邪都是他做的。”叶修说。

 “他是不是命途坎坷,运势起伏?”王杰希继续问道。

 命途坎坷?运势起伏?似乎也算吧?
苏沐秋这家伙是孤儿,以他和苏沐橙的条件,却一直没被收养,后来孤儿院也没了,只能自己出来讨生活。他一直想多赚钱,眼见终于要能赚大钱了,他就出车祸死了……

叶修点头。

“他是不是18岁死的,死得很突然?比如车祸或者突发疾病?”

叶修和苏沐橙对视一眼,点点头,表情也没了刚才的轻松。

“他是18岁车祸死的,我们见到司机时,司机一直说没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撞到他。”叶修说。

“你们有他八字吗?”王杰希问道。

“有是有,”苏沐橙说,“不过要哥哥八字干嘛?”

“你们听说过童子命吗?”

“童子命?”苏沐橙和叶修对视一眼,同时疑惑道。

“听你们的描述,苏沐秋很像童子命,我想看看他八字确认一下。童子命的人是天上仙童的转世,他们被罚或因为有任务来到人间,这类人通常都长得不错,人也聪明。只是因为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寿命普遍不长,很可能中途被召回去就走了,18岁尤其是一个重要的关口,很多人会在18岁召回去。”王杰希解释道。

然而叶修并不信,“啧,那家伙还说沐橙是他天上的妹妹呢,沐橙怎么没事?”

“你说的也对,”王杰希想了想,“沐橙,要不你把你们的八字都给我,我找人看看。”

“好,等我回国发给你吧,”苏沐橙答应道,“不过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你信就有。”王杰希说。

叶修突然想起上次他梦到苏沐秋时,苏沐秋说“我真的是苏沐秋,被车撞死的苏沐秋!”,有些恍惚,可仙会那么幼稚吗?他倒更愿意相信那是他梦到的18岁的苏沐秋。“也许吧,谁知道呢?”

 

回国后,苏沐橙先在B市呆了几天,之后告别叶修回到了H市。回到房间看到苏沐秋的照片,她想起这事,找来八字发给了王杰希,王杰希拿去找人看。那人发回结果时,叶修正巧找王杰希有事。叶修回来后留在国家竞技总局,继续负责荣耀相关赛事。

那人告诉王杰希苏沐秋和苏沐橙确实都是童子命,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化解,两个人可以给个优惠价。王杰希告诉他苏沐秋已经在18岁出车祸死了时,他还很吃惊,“不应该啊!我看他八字,他不应该在18岁回去吧,难道他谈恋爱了?”

“谈恋爱?”叶修有些惊讶。

“有一类童子命的人在化解童子命前不能谈恋爱,谈恋爱就会出事。”王杰希解释道。

叶修听了笑起来,“大眼,你朋友开玩笑吧,我和沐秋天天呆一块儿,睡觉都在一张床上,他谈恋爱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确定?”王杰希问道。

叶修认真想了想,“荣耀女神算吗?”

“我说真人,你不是说他在梦里告诉你他喜欢网吧前台小妹,他瞒着你和别人谈恋爱也不一定。”

“不可能。”叶修一口否认,苏沐秋在梦里明明喜欢的是他,难道……是因为他?叶修犹豫了一下,“只是喜欢会出事吗?”

王杰希想了想,摇头,“没听说过,也可能是有任务要他回去吧。他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能遇到他已经是你的福气了。走了就走了,有缘你们自然会再见面,你也不必在这件事上纠结。”

叶修沉默了会儿,淡淡一笑,“过了这么久,早不纠结了。”

 

说到底,苏沐秋已经死了。就算他真是仙又如何?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年少的那份尚未开始就已结束的感情,虽然未曾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去,但他早已把它埋在了心底。他已不再会像事情刚发生时那样,总会不自觉想起苏沐秋,想很多如果,后悔自己怨恨自己了。他也不再绝望地觉得苏沐秋死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灵魂又如何?苏沐秋走了,他和苏沐橙还在,他的一部分永远留在了他们身上,被他们延续了下去。只要他们还在,苏沐秋就还在。

提到苏沐秋,他还是会下意识觉得哀伤,但也只是一瞬,苏沐秋留给他的快乐,远比哀伤要多。

于他而言,无论这场梦里的苏沐秋是不是真的,都是一场意外之喜。

如果是,他知道了苏沐秋也喜欢他,苏沐秋似乎还和他达成了一个协议——虽然他不记得内容了。但他们之间都有了协议,应该也算是有缘了,他们总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如果不是,这场梦也弥补了他的遗憾。17岁的他未能和18岁的苏沐秋谈的恋爱,却在他27岁这年的梦里补上了,尽管短暂,尽管最后苏沐秋还是走了,但这场梦如此真实,他已经很满足了。他并不会因为这是一场梦而难过,就像他在梦里对苏沐秋说的,他从来都不觉得喜欢苏沐秋是苦难,喜欢苏沐秋,他一直很开心。而梦到苏沐秋也喜欢他,只会让他更开心。

 

“那就好,”王杰希点头,“苏沐橙那边你去说?要她想化解童子命,让她和我说一声,我找人帮她。”

“好,我和她说了看看吧。”

 

 

8.

苏沐秋回到天上后,就和父母回合虚山闭关修炼了。他的父母给他准备了很多经书,刚开始,他的安排是每天上午看经书参悟人生七苦,提高心性,下午和晚上修炼法术。

这样过了三个月,他成功放下了荣耀,把对荣耀的爱转移到了法术上,然而想起叶修,他依然会想起他那句“喜欢你啊”,那句“喜欢你,一直很开心”,想起叶修吻他的感觉。他只好花更多的时间在经书上,他开始白天看经书,晚上练法术。

又是三个月过去,眼见闭关就要结束。苏沐秋发现自己法术提高了不少,心性却还不如三个月前了——他现在一想到叶修,就后悔当时没和他去酒店了。

叶修回来后才会无情无欲,那他为什么不趁他对自己有情有欲的时候睡了他呢!?要是睡了,他没了遗憾,说不定就能参透了!

 

等他出来那天,他依然没能参悟出对叶修的爱别离。

出门后,小仙童告诉他苏沐橙已经回来了,正在大厅等他。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苏沐秋说完后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向大厅走去。他在想要不要见了沐橙后继续闭关,直到悟透再出来,然而他还没走几步,就撞到了一个东西上。

“哎哟!”苏沐秋叫了一声,伸出手想施法直接穿过去,结果他刚伸出去,手就被握住了。

握住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明晰,神仙中也少有这么完美的手,苏沐秋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谁啊?”他抬头看向来人,一张更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眼前——正是他最近朝思暮想的脸。苏沐秋结巴了一下,“叶,叶……战,战神?”

叶修松开手笑起来,“你还是叫我叶修吧。”

“哦,叶修。”苏沐秋下意识叫了一句,“不对,你……您怎么会在这?”

“也别用敬语了。”叶修说。

“哦,”苏沐秋点点头,点完后突然发现叶修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你怎么在这?”

“来和你打架啊,”叶修笑道,“不是要赢我吗?听你父母说你去做我仙童,就是为了能和我打一架,下凡意识到和我的差距后,一回来就闭关修炼了,怎么样?修炼得如何了?”

想到最近的修炼,苏沐秋觉得脸有些发烫,他低下头轻声道,“再等等吧,我还没修炼好,等我修炼好了再去找你打架。”

叶修不为所动,“没关系,我们可以先打一架试试,我还可以指点指点。”

指点个头!没听出我在赶神吗?苏沐秋干笑,“不必了,我们现在差距太大,打起来也没意思。”

“你想快点提高吗?”看着苏沐秋泛红的耳尖,叶修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

“想啊……”妈蛋,叶修怎么离他越来越近了?

“我有个更好的办法。”叶修说。

苏沐秋抬起头,“什么办法?”说完他却愣住了。

他们现在离得实在太近了!他的鼻子都能快贴上叶修的了!他又想起了那天和叶修接吻!


感受到自己脸越来越烫,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避开叶修视线,在心中默念起经书来。

谓常所亲爱之人,乖违离散,不得共处,是名爱别离苦。语云:“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悲莫悲兮生别离,悲莫悲兮生别离,悲莫悲兮生别离……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和我双修吧。”叶修说。

悲莫悲兮生双修……双修?

“你说什么?”苏沐秋吃惊地看向叶修。

“我说,和我双修吧。”叶修看着他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没忍住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后,苏沐秋无力地趴在叶修肩上喘气,叶修摸着他的背脊,又问了一遍,“怎么样?修吗?”

“恩!”

他刚刚想通了,他是仙,叶修是神,神仙可以谈恋爱,当然参不出什么爱别离之苦!


“不过月老不是说你没动情吗?”苏沐秋抬头疑惑道。

叶修点头,“恩,他看的战神,可我是叶修,战神没动情,叶修动情了。”

“靠!他们还能不能靠点谱了!”


【修伞】还能不能靠点谱了(中)

好了,我之前的脑洞废了

我cp这么甜怎么虐得起来!

它变成一篇欢脱的仙侠文了

--------------------------------------


3.

苏沐秋自然是没去投胎的,因为他被关起来了。

白衣少年带他到了掌案灵君那后,立刻松了他的绳子,他还没得及看清周围的环境,就见一道白光闪过,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苏沐秋也想起了所有事情。

他确实是个仙,而且是个天生的仙,他的父母是大荒合虚的帝后,而他凡间的妹妹苏沐橙,在天上也同样是他的妹妹。他爱好修炼法术,在法术上有也极有天赋,他出生至今只有百余年,法术上的造诣却是很多活了千年的神、仙都比不上的。

在众神众仙的夸赞下,他有了一个远大的志向——他要做神仙中的法术第一人。然而从古至今,神仙中的法术第一人一直是战神。战神是上古时期的神,和玉皇大帝西王母一辈的。在仙术上,向来是他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除了苏沐秋。但战神早已隐退,不问世事,也不接受挑战,这可愁坏了想和战神打一架成为第一人的苏沐秋。因此当他听说战神要招仙童时,他立刻报名了——仙童嘛,只要是童子之身、年龄低于150岁的仙都可以报名。等他到了战神身边,总能找到机会打一架的。他的父母知道后,让他把妹妹也带上,希望他们能向战神学习一番。选仙童的神君是苏沐秋父母的好友,他和苏沐橙毫无悬念地入选了。

苏沐秋兴奋地跟着神君到了战神的府邸,想着总算有机会打一架了。万万没想到战神这次招仙童,是因为他要下凡体验人生,他招来仙童,是带上任务陪他下凡的,他现在正在为下凡做准备。于是苏沐秋甚至没能见到战神,就被司命安排下凡了,成了凡间的“苏沐秋”。

 

掌案灵君和白衣少年进来时,苏沐秋正在回味这趟下凡的经历,知道苏沐橙在天上也是自己妹妹后,他安心了不少,现在他主要在想叶修。想起叶修在电话里的哭声,他有些心疼,他记得他们这种品级的仙,是可以随意下凡托梦,他应该下凡去看看这家伙。

掌案灵君咳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思考,“苏少君,你可知为何你会提前回来?”

 

提前回来?

对啊,他怎么忘了,他是突然出车祸回来的,上天后还没记忆,看这情况应该是突然被召回来的。

难道战神下凡结束回来了?

 

掌案灵君见他表情疑惑,解释道,“你是触犯天规,和凡人谈恋爱了。”

“谈恋爱?”苏沐秋提高音调,有些莫名其妙,“我没谈恋爱啊!”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是。”这个他承认,他在凡间喜欢过叶修。

“你喜欢的人是不是也喜欢你?”

“啊?”叶修也喜欢他?

“他喜欢你。你们是不是天天呆一起?”

“是。”

“是不是还睡一张床上?”

“是。”

“这就对了,你们就是在谈恋爱。你也知道规定,你们这种因为任务下凡的仙童是不能和凡人谈恋爱的,如果谈了,就会被召回来。虽然少君并不算真正的仙童,但这次少君毕竟是作为战神的仙童下凡的,我们也得按同样的规定处理。看在少君父母的份上,我就把七天的禁闭思过改为三天,少君以为如何?”

“不是!”苏沐秋欲哭无泪,“我真没和他谈恋爱啊!”

但掌案灵君并没有理他,“这个事情少君大可以在禁闭思过时好好想想,不玄,你把少君带过去吧。”

“是。”

苏沐秋就这样被关禁闭了。

 

第一天不玄——也就是那个白衣少年,一直在旁边陪着他,开导他,“苏少君,虽然小仙没有下过凡,但我毕竟管这个,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就你回来的前一天,一个小女仙还因为和她爱的凡人分开在灵君面前哭哭啼啼了大半天呢。要我说啊,咱们做神仙的,下凡就讲究一个尘世事尘世了,你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安心做个神仙,早日忘了凡间的事,早日忘了那个凡人吧。咱们人仙殊途,能和凡间的少君谈场恋爱,也是那个人的福气了。”

苏沐秋叹了口气,“你不懂,他不一样。”

 

尘世事尘世了,这六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着实很难。

苏沐秋出生到现在也就百余年,这次下凡他活到了十八岁,虽然在天上不过是十八天,但对他而言,这却接近他仙生的六分之一了。他和叶修虽然相识在他十五岁,两人相处也只有短短三年,但他却觉得叶修是他上百年来天上凡间最合得来的一个,也是他第一个喜欢的人。

尽管这段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他现在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有些后悔,原来叶修也喜欢他,早知如此,他干嘛不和叶修表白早点在一起呢?另一方面,他又有些庆幸还好没和叶修表白,不然他死了,叶修会更伤心吧。

 

“少君是第一次下凡,有这种感觉很正常。咱们神仙下凡,就是为了体验为神为仙体会不到的人间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少君这次下凡,虽是作为仙童带了任务,不是为了体验这些苦,但能提前体会一番也是好事,有助少君修炼啊。”不玄继续劝着他。

“等等,”苏沐秋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不玄,带着任务下凡的仙童还没完成任务就和凡人谈了恋爱,会被直接召回来吗?”

不玄摇摇头,“不会,这种情况会先完成任务的。”

“那就奇怪了,我完成什么任务了?”苏沐橙出生后没多久,他们就成了孤儿进了孤儿院,后来那个孤儿院的赞助人跑路了,他就带着苏沐橙出来,开始靠着游戏赚钱,每天都在为生计操心。再后来,他遇到了叶修,眼见着生活终于要好起来了,就出车祸了,不对,就被召回来了,还是在他十八岁的时候。

这样的一生,很童子命,但他实在想不出他哪里完成任务了,他甚至觉得他压根就没见到过下凡的战神。

除非……难道……叶修就是下凡的战神?

从叶修的家世外貌天赋来看,好像是符合条件,而且他和苏沐橙都和叶修有很深的交集。可按掌案灵君的意思,叶修是凡人吧?那他到底完成了什么任务?

 

考虑到不玄在这方面经验丰富,苏沐秋把自己下凡的经历告诉了他,想让他看看他到底完成了什么任务,不玄听了,却也蹙起了眉,“小仙觉得按照少君的描述,最有可能是战神转世的确实是叶修,但是咱们天上的神仙都知道,这战神是个无情无欲的神,从上古以来无论在天上还是下凡,战神愣是没碰过这个情字。少君却是因为和这叶修谈恋爱被召回天上的,依小仙所见,叶修应当不是战神,可能这叶修与战神转世的凡人有渊源,少君帮了叶修,就间接帮了战神,少君觉得呢?”

苏沐秋点点头,“好像也有道理。”这样倒也能解释沐橙为什么也会在叶修身边了。

“不玄,你说我关完禁闭出来,还能去见他吗?”

不玄挠挠头,表情纠结,“这个……怕是不行吧,这关禁闭就是为了断了与凡人的情缘,少君若还要下凡去见他,被灵君知道了,怕是要多关你几天了。”

“唉……可是我走的时候他还没成年,我答应了他好多事情都没做,他还喜欢我,你说我就这样走了,他连梦都梦不到我,这得多难过啊?沐橙是我妹妹,这种情况等她回来自是会理解的,可叶修不一样,他就是个凡人,我一个仙都这么难过,他岂不是更难过?”

“这个……少君的妹妹不是还陪着他吗?何况他在少君和少君妹妹身边呆了这么久,和战神也可能有渊源,可见他是个有仙缘的人。少君这一走,于他既是求不得,又是爱别离,他若经此度化,走上修行之路,摆脱俗世之苦,小仙觉得这未尝不是好事。”

 

他度化了叶修让叶修走上修行之路?

苏沐秋觉得不玄可能对他有点误会。

而且叶修这家伙在他死后不打荣耀去修仙,这个画面……他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见苏沐秋陷入沉思,不玄以为自己说动了他,和他告辞离开了,苏沐秋继续在原地思考他和叶修的事。

三天后,苏沐秋的思考有了结果——他放不下叶修。他想知道他走后,叶修怎么样了。

苏沐秋决定关完禁闭就回合虚,等到了合虚,他就可以偷偷下凡了。左右他不是真仙童,他是以后要承合虚帝位的仙,偷偷下趟凡也不过分,顶多被罚抄抄经书罢了。抄点经书换一趟下去看看叶修和苏沐橙在干什么,看看荣耀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他觉得很值。情况合适的话,他还可以再托个梦。

 

然而他的计划没能实现,他提前被放了出来,带到了掌案灵君面前。

这次掌案灵君却是苦着个脸,和他同样愁眉苦脸的还有一旁的司命星君,司命见了他立刻向他鞠了个躬,“苏少君,你可要帮帮我们,再下凡一趟啊。”

苏沐秋一听可以不抄经书就下凡,大喜,问他们发生了什么。

司命星君和掌案灵君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他告诉苏沐秋鉴于战神每次下凡都会出状况,这次他特意隐藏了战神的身份,把他完全伪装成了凡人的命格,此外,他还特意把他和苏沐橙安排成了兄妹,同时放在叶修身边,这样一个出事了另一个还能补救。他本以为这样万无一失了,万万没想到向来和情字没关系的战神这次居然动情了,动情的对象还是苏沐秋。苏沐秋这次却是作为他的仙童下凡的,按天规不能和凡人谈恋爱,掌案灵君误以为叶修是凡人,把他召了回来,让凡间的苏沐秋死了。

 

苏沐秋站在原地有点懵,叶修这家伙真是战神转世?战神居然是这样的?

看着司命星君和掌案灵君无奈的表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然而想了半天他只挤出三个字,“所以呢?”

“唉,战神说他之前每次下凡都在体味人生七苦,他都腻了,他这次想要体会下圆满二字。但少君也知道,按规定下凡是不能一帆风顺的,总得有点曲折,战神说找个仙童帮他化解了就好。小仙考虑到中途可能出状况,特地又多找了少君妹妹,想着若是一个出事,另一个还能补上。按照小仙原本的安排,战神这一生就一个劫难,就是15岁那年离家出走到杭州时,若他没钱后选择回到家里,会在回程路上被骗去传销。小仙把少君和少君妹妹都安排在了那里,让你们收留他,也就化了这个劫,圆满他这一生了。”

“那不很好吗?”苏沐秋奇怪道,“这家伙的梦想就是打游戏拿冠军,这事对他不难吧,我不在了还有沐橙,肯定没问题。”

司命叹了口气,“少君且听我说完,问题就在于战神对少君动情了,这一动情,命格也跟着变了,圆满也成不圆满了。”

“怎么不圆满了?因为我们没能在一起?”苏沐秋心中有些期待。

“这倒不是什么大事,说起来这事是我考虑不周到。灵君带回少君的那天,不巧我去西天参加辩经会了,直到今天才回来。为了帮战神隐藏身份,我特地为他准备了个命簿,而少君留下和少君妹妹留下的命格是不一样的。我走之前以为不会出问题,没带命簿过去,等今天回来,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战神这一生又多了一劫,他会被赶出嘉世……”

“你说什么?”苏沐秋本想等司命说完问问他和叶修没在一起怎么就不是大事了,结果听到这句,哪还顾得上他和叶修在没在一起,直接打断了司命的话。

嘉世会把叶修赶出来?司命是在开玩笑吗?

 

司命干咳一声,“咳,这是命簿在少君离开后自动变换的,战神毕竟是神不是人,现在已经不能改了。实话告诉你吧,少君的父母在你下凡前找过我,让我给你的命格排复杂些,让你多锻炼锻炼,因此有少君和只有少君妹妹的命格中,你们遇到的事情是不一样的。若是少君在的话,能起个调和的作用,可你这不回来了吗?这些矛盾也就没人调和了,战神便又多了一劫。虽然我们相信战神和少君妹妹凭借自己也是能处理好这一劫的,但这次下凡战神毕竟求的是圆满二字,所以……”

苏沐秋听了有些无语,不过见司命表情为难,他还是顺着他的意思问了,“……所以什么?”

“你看,这一切的发生全是意外,时至如今,我们也只能补救一下了,我和司命商量了,少君可以在战神被赶出嘉世那晚下凡给他托个梦,如此一来,就能把不圆满变成圆满了,少君以为如何?”掌案灵君说道。

苏沐秋很想答应下来,毕竟他原本也打算偷偷下凡去找叶修,这下可以正大光明去了,岂有不去的道理?可他仔细一想,发现事情没他想的那么简单,“可我托梦跟他说什么啊?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都是我回来的第七天了,他们在凡间又过了七年了。他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和他说啊?”

“这个不难,我告诉你便是。”接着司命就把叶修在他离开后的经历告诉了他。

苏沐秋听到叶修没了他还连续拿了三个冠军时除了骄傲外,还有一点酸涩,战神毕竟是战神,原来没了他,司命不改命格,他也能做得这么好。听到沐橙进嘉世后,嘉世却再没得到过冠军,他心里有些微妙,急忙追问发生了什么,怕司命安排了什么过分的事,得知原委后才放下心来,心里却更酸涩了,不过这次酸涩的原因变了——沐橙和叶修原本可以不经历这一切的,如果不是这两不靠谱的仙。

 

听完司命讲了叶修这些年的经历后,苏沐秋突然发现司命一直没提到他,他想起司命之前也说他没和叶修在一起不是大事,他决定先问问叶修对他的死有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司命皱了皱眉,“你刚走那会儿,他还挺伤心的,但战神毕竟是战神,不仅法术高明,对人世间苦难的参悟也不是我们这些等凡的神和仙能比得上的。他很快就缓了过来,重新开始准备比赛。再提到你时,也已经释然了。不过他每年清明节还是会和你妹妹去看你,上次他们过去时,他们还在车上突然想起你以前的糗事,在那笑话你呢。所以我和灵君都觉得只要你托好这个梦,战神这一生也算对得上圆满二字,回来也不会怪罪于我们的。”

“哦……”

 

也是,对他而言是七天,他和叶修分开不过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他还喜欢叶修,自然也说得过去。对叶修而言,却是七年,凡间不是有个七年之痒的说法吗?相爱的夫妻尚且如此,何况他和叶修还没正式在一起。叶修还是战神的转世,这么长的时间,他也该释然了。

也好,这样一会儿他下凡,只需要在梦里告诉他自己现在过得很好,再适时安慰他一番,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至于他对叶修的感情,尘世事尘世了,他现在是仙了,也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时间不早了,少君准备准备就下凡吧。”

 

 

4.

苏沐秋是在楼道上遇到他们的,那时叶修和苏沐橙正在向会议室走。看到两人的那一刻,苏沐秋其实愣了一下。他记忆里的叶修和苏沐橙还停留在7年前,在他看来似乎就在转眼间,他的妹妹已经长成了漂亮的大姑娘,而叶修……啧,叶修没以前好看了,脸有点虚胖不说,他这头发是多久没打理过了?还有胡子也不好剃剃,他一会儿在梦里要好好说下他,他可是战神啊,就算他现在下凡是个凡人,也得在乎在乎形象吧。

等等,他好像也没见过战神,难道他在天上也是这样的?

还是他妹妹好,天上好看,凡间也好看。

 

等苏沐秋心里在吐槽了叶修现在的形象,夸奖了自家妹妹的美貌后,叶修和苏沐橙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

纵然他早从司命那里知道了一会儿发生的事,他也做过了心理准备,可真正看到这一幕发生在眼前时,苏沐秋发现自己还是很难过。

刚开始,看着众人对叶修冷嘲热讽,尽管他内心不爽,但他还有心情在那想司命这下完了,他就等着战神回来找他麻烦吧。战神求的是圆满二字,他这写的命格哪是圆满啊,分明是圆满的反义词。

可在看到叶修颤着手指交出一叶之秋的那一刻,看到自己妹妹扭过头的那一刻,苏沐秋再也忍不住了,他觉得自己好像突然间变回了凡间的苏沐秋,而且是18岁的苏沐秋,即便他现在明明恢复记忆变回了仙,也知道了叶修和沐橙的身份。

看着叶修和孙翔拿着卡僵持的一幕,他甚至有种施法让孙翔放手的冲动,这种冲动在孙翔说出“你?退休啦!”的那一刻达到了顶点,然而就在他气得失去理智打算不顾一切施法前的一瞬间,他看到叶修的手停下来稳住了,于是他施法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回炉了。

 

完了。

他好像已经输给战神了。

原来就算他是仙,战神是人的时候,他也比不上他吗?

 

这个念头的出现让苏沐秋重新想起了自己这次下凡的目的,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里已经一片平静。

不行,他不能这么认输。

 

苏沐秋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不停在心中告诫自己他现在已经是仙了,他要做的是一会儿进叶修梦时尽量让他“圆满”,只是看到苏沐橙眼眶满是泪水时,他到底还是不忍心。他父母原本的意思也是历练他,不是历练妹妹,现在倒好,掌案灵君一个失误,他要承担的一切全变成他妹妹的了,叶修这边他可以不管,沐橙这边他还是干预下吧。

不过这种想法在跟着叶修和苏沐橙来到门口,看到沐橙在叶修说出“休息一年,然后回来”重重点头的那一刻也消失了,他突然觉得这趟下凡,他倒成了三人中参悟最少的一个。在他不在的岁月里,他的妹妹早已成了能独自承担很多事的大姑娘。

七年和七天到底还是不一样,他错过了这个机会,应该趁着这趟下凡好好参悟一番,而不是扰乱他们的命格给司命添麻烦。于是他打消了之前的念头,告别苏沐橙跟上了叶修,决定专心完成任务。

由于之前的犹豫,他比叶修走得慢了几步,跟在了他的后面。没想到没走几步,居然开始下雪了。他倒好,他是仙,不会受影响,可叶修却不一样。他发现叶修的肩头很快湿了,头发也结上了冰溜,在这样的夜里,又刚刚发生那样的事,他只觉得叶修的背影越看越寂寥,他有些心疼。

 

他想他果然还是喜欢叶修的,他到底不能把叶修和天上的战神等同起来。

要是他还在就好了,他现在好想在他身边陪着他,恩……等一会儿在梦里他要去抱抱叶修。

这掌案灵君太不靠谱了,也不弄清楚就把他抓回去,还有这司命,出门也不把战神下凡的命簿带上,这写的什么破命格啊!到底哪里圆满了?

可怜他尚未断了和叶修的情根,还要给这两位仙惹出的事擦屁股,想必这番安排定是天意,让他弥补没能在凡间多参悟七年人生。

诶?叶修怎么进网吧了?他不去睡觉吗?那他怎么给他托梦?

等等,司命好像是说叶修会去当网管,在这里重新开始组建战队。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他就看他玩会儿游戏吧。

 

于是苏沐秋看着叶修用枪炮师玩了一局,老板过来拿走了卡,叶修和老板说想在这当网管,老板却提出要和她单挑赢了她。

他看得好笑,叶修要赢你不是毫无难度吗?不过这样倒是可以看叶修玩战法了,不知道又过了这么久,叶修这家伙现在有多厉害。苏沐秋双眼发亮,可他却听叶修说“我赢不了你”。他转头,看着叶修苦笑的表情,才想起刚刚叶修把账号卡交出去了。苏沐秋眼神暗了暗,但他很快想起司命说叶修会在这重组战队,他不可能没账号卡。

难道老板要给他卡?

苏沐秋看向陈果,然而陈果并没有拿出卡的意思,倒是叶修说了句“那我来试试。”

试试?转区?沐雨橙风的卡沐橙在用,一叶之秋他交出去了,秋木苏不是1级空号不能转,这家伙还有其他卡吗?

苏沐秋正疑惑着,就看到叶修从口袋里飞快掏出了一张卡,插了进去。

 

这是……这是……这不是他的君莫笑吗?这都七年了,叶修居然一直留着,还随身带在身边?

 

苏沐秋心里有些微妙,他看向叶修,但叶修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他收回卡继续和老板聊起了当网管的事。

 

哦……他想起来了,这张卡上有他做的千机伞,又过了七年,荣耀也发展了不少,说不定现在又能玩散人了。玩散人的话,这把千机伞绝对是利器,叶修大概打的这个主意吧……

他还差点以为叶修对他还有很深的感情。

这爱别离之苦,真是难以参透啊。

 

等他一番感慨后,叶修已经和陈果谈好条件了,苏沐秋听到叶修说他要值夜班,有点无语,但又有点开心。这样一来,他要明天才能给叶修托梦,又能在凡间和叶修多呆一会儿了。

等看到叶修住处时,他在心里又骂起了司命不靠谱,这条件还不如当初他家好,虽然他们挤在一张床上,但好歹他的房间有窗户,何况叶修这家伙喜欢他,十有八九还很享受和他睡一张床上。不过苏沐秋转念一想,连他和叶修没在一起都和圆满没什么关系了,这件事大概和叶修求的圆满更没什么关系。

 

之后发生的一切也印证了他的想法,叶修似乎一点悲伤的意思都没有,被陈果指使着出门买宵夜,回来吃宵夜。看到陈果说叶修可以叫他陈姐时他脸上的干笑,苏沐秋想起以前得知自己比叶修大后想让他叫自己声哥来听听,叶修却死也不肯的事,笑了起来。

看到零点大家倒计时的场景,苏沐秋想起了当时荣耀开服的场景,有些感慨,想他们当时刷个卡都要弄个半天,而现在大家都很熟练了。他去周围看了圈,见大家都在玩,有些心痒,又在心中把掌案灵君埋怨了一通。

等他再回到叶修这边,却哭笑不得起来。靠,叶修这家伙在干嘛啊?他是不是傻?居然在看新手任务流程攻略,他一会儿一定要去梦里嘲笑他居然连这个都不会了,不行,太好笑了,他想现在就嘲笑他,憋着真难受。要不他给叶修念个瞌睡咒让他小睡一觉,进去笑他一通?反正现在人这么多,他进去做任务也不方便。

 

苏沐秋蠢蠢欲动,好在网吧的女老板陈果替他说出了这番话,“靠!你连这些都不会!还要看攻略!”让他打住了念咒的念头。苏沐秋在一旁暗暗给陈果叫好,两人接下来的对话更是让他在一旁听得乐不可支,直到听到两人提到叶修退役的事,他的心中才再度涌起酸涩的情绪。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这个女老板真是太逗了,叶修跟他说自己是叶修,她居然觉得叶修在和她开玩笑说自己是苏沐橙,哈哈哈,叶修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看着叶修清任务,苏沐秋的思绪回到了七年前,他突然发现他要爱别离的对象原来不止叶修,还有荣耀,天知道他现在多想玩游戏,要不他去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借用的躯体,和叶修玩一把?

 

不行,他是下凡来完成任务的,不是来玩的,他还是看着叶修玩吧。

为什么天上没有游戏玩呢?不开心。

 

苏沐秋一边看着叶修清任务,一边在思考有没有可能把游戏引到天上,想着想着,他有些走神,视线也不知不觉从电脑移到了叶修手上,最后移到了叶修脸上。

他想他大概是完蛋了,他的爱别离,别离不了荣耀,也别离不了叶修。

他觉得叶修手好看也就罢了,他怎么会觉得叶修脸也很好看呢?他可是刚刚从天上下来的仙啊!什么样的绝色没见过?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会觉得叶修好看呢?难道这就是凡间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终于清完了,7级了。”叶修突然扭头给陈果说话,把正趴在他身后偷看他的苏沐秋吓了一跳,因为叶修这么一转头正好贴上他的脸,亲上了他!

感受着叶修的鼻子里喷出的热气,苏沐秋呆住了。

然而叶修很快穿过了他,看向了一旁的陈果,见她在睡觉,还把外衣脱下扔到了陈果身上。

 

苏沐秋向后退了一步,有点心酸。

他怎么忘了,他现在是仙,叶修是看不到他的,叶修也不会知道刚刚他吻了他,他们到底仙凡有别。

而且以前他睡觉时,叶修也没给他搭过衣服。

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爱别离之苦,真是难受啊。

 

键盘和鼠标的声音继续响起,看着叶修开始学技能了,苏沐秋没在继续心酸,开始看叶修怎么安排技能。

疾跑,翻滚,两个通用技能,没毛病。天击,龙牙,这是叶修最爱的战法的,浮空弹,这是……神枪手的技能,机械追踪,机械师,地裂波动剑,魔剑士,背摔,柔道,手里剑,忍者,格挡,剑客,光电环,元素法师,治疗术,圣言者的。看样子,叶修十有八九是要用他做的千机伞了,不错不错,看来他当年花的心思还是没白费的。

虽然他没能用上,但是叶修现在能用上也不错,叶修现在肯定很缺银武。

哈哈,叶修把君莫笑的青铜剑也卖了,绝对要用千机伞了,果然,他向仓库的储物箱走去了,他没记错的话他的千机伞就放在里面。

叶修开箱子了,就是千机伞!

诶?这箭头怎么抖得这么厉害?难道鼠标坏了?

 

 

苏沐秋转过头,看向桌上,他发现箭头在颤抖似乎和鼠标没关系,和操作鼠标的人有关系——叶修的手又在颤抖。他愣了一下,慢慢看向叶修的脸——这张脸上现在满是哀伤。

 

苏沐秋盯着叶修的脸有些出神。

看到千机伞会哀伤,是因为想起了他吗?司命不是说他已经释然了,怎么还会这么哀伤?

叶修是不是比他想象中更在乎他?

 

“开始吧!”听到叶修低声说出这句话,苏沐秋重新把视线放回了电脑上。

看着叶修操纵着君莫笑前往格林之森,苏沐秋有些恍惚。这个画面他在凡间时也曾憧憬过,但他没想到真正看到这一幕时,他的心中会悲伤远大于快乐。

他想起当年,他也曾和叶修一起下过这个副本,击杀这些小怪,那会儿他们玩得特别开心。可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没法再玩游戏了,在叶修需要人陪着的时候,只能在他身边默默看着他,叶修甚至根本不会知道他在这里。

唉,掌案灵君做决定前也不和司命沟通一下,这两不靠谱的仙!

 

虽然知道叶修看不到他,但苏沐秋还是把手搭在了叶修手上。他看向叶修,叶修虽然在操作,但是心思明显也不在游戏上。

苏沐秋越看越心酸,他抬起手转过身,觉得眼眶有些湿了。叶修是不是和他一样,也想起他们一起玩游戏的岁月了?不对,司命说他释然了,也许叶修是想起了他的一叶之秋?他对那张卡应该挺有感情的,可他用一叶之秋下本的时候他也在,叶修到底会不会想他啊?

 

苏沐秋身体突然一颤,转身看向叶修,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你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

叶修说这句话的声音很轻,就像没说一般,可他现在是仙,再轻的声音他也能听得清楚。

 

原来叶修真的在想他……

他想起几天前叶修在电话的哭声,突然觉得自己被骗了。

叶修明明还在乎他,哪里像司命说的那么释然?

司命这个骗子,战神要体会圆满,他就给叶修排这么个破命格,让他帮忙还骗他叶修对他释然了,说他和叶修的感情对叶修这一生圆不圆满不重要。

靠!哪有这样让仙帮忙的,他不帮了!他要回天上和他们谈条件,他要让司命重新给他个身份让他下凡,他要陪着叶修!妈蛋,不能谈恋爱的是凡人和仙,叶修是神,他是仙,神和仙是可以谈恋爱的,他偏要和叶修谈恋爱!

何况他现在也根本做不到之前想的那样了,让叶修觉得没了他还圆满?抱歉,他做不到。



tbc